關注中國家具網微信公眾號

家具收藏:紅木家具的年代鑒定!

2020-07-03 [www.632640.tw]

#家具鑒定#

判別紅木家具的制造年代,似乎不像明式家具的年代鑒定那樣復雜和困難,一是因其歷史短,從清代生產算起,至今僅三百多年;二是流傳的實物豐富,可以做多方面的比較和研究;三是現代仍大批生產,從中也可了解許多相關的知識。所以,紅木家具的年代鑒定,或許會比較順利些。但是,紅木家具品種復雜,產地較多,形制各異,要作確切的斷代,也并不像有的人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般來說,進行紅木家具斷代,可以遵循明清硬木家具年代識別的方法,從掌握基本規律方面入手。根據家具品種鑒別,家具的一些品種和形制,不少具有相對的年代特征,可以作為鑒定的依據之一。清代早期,紅木家具的制造承繼明式的造型,品類形式大多保持明代的傳統,工藝手法也大致相同,如四出頭扶手椅、文椅、圈椅、平頭案、書案、圓角櫥等等,很少會是乾隆以后仿制的。因此,我們可以判定它們的年代在清代早期。


有人認為,凡是采用紅木、花梨木等材料制造的硬木家具,多為清式或晚清、民國時期帶有殖民地色彩的家具,并說倘作明式,因材料的年代和形式的年代不符,已可知其為近代仿制。故而,一見用材是紅木、花梨木制造的明式家具,有的人就作此結論,一概認為它們是仿制的,不屑一顧。這種僅僅以用材的主要年代來判別紅木家具的論點,不僅對明清硬木家具的斷代工作造成十分不良的影響,而且會產生很大的偏差。這里,有必要再做些說明。


首先,關于紅木或花梨木使用的年代,最遲在清代早期就已開始。根據有關文獻資料的推斷,或許還更早,決不可能直到清代中期以后才用紅木和花梨木制造家具。至于是否自晚明以后就已經逐漸使用這些木材,因至今很少有人注意和研究,更正確的結論有待以后深入探索;但明式紅木家具較多地在江南地區被發現已是事實,而且確實不是近代仿制的,恰是清代早期的遺物。所以,我們不能忽視清代早期使用紅木制造明式家具以及它在明清硬木家具發展中所產生的特殊重要作用。



這里,我們可以舉在江南地區被稱為“小書桌”的紅木帶隔層平頭案為例。這種形體規格較小的明式夾頭榫平頭案,據《明式家具研究》作者的介紹和分析,認為由于它“有了隔層”,“影響腿子的堅實”,又“不宜多放東西”,因此“利用率不大”,實物“傳世不多”。我們在調查中發現,實際情況恰好相反,這種小書桌不僅小巧精美,單純典雅,而且正因為有了隔層,很適應書房畫齋中疊放書卷、安置文房用具,故在江浙一帶廣為流行,至今此類小書桌仍屢見不鮮。其用材除紅木以外,有櫸木、楠木、黃花梨、花梨木等,是明式家具平頭案中具有典型性的品種之一,也是具有鮮明地方特色的產品。


這種小書案假如正像《明式家具研究》作者所說的,是利用率不大而又不堅實的明代早已有的平頭案,那么就不可能到了清代的中晚期再來進行仿制,因為從審美功能還是實用的要求,都不可能再如此廣為流行。從小書桌這一品種和形制可以證實,并非只有到了清代中期以后才用紅木來制造硬木家具,更不能說紅木制造的明式家具一律都是近代仿造的。清代早期的紅木明式家具與清代中晚期的仿明式家具皆有許多實例,只要反復比較,是可以區別而做到涇渭分明的。


清代中期和晚期,紅木家具在品種和形制上都出現了許多創新,對于各種新品種和新款式家具的斷代,如寫字臺、鏡臺、大衣櫥、套幾、躺椅、雙臺茶幾、三足獨梃圓桌、西式扶手椅、獨座等等,一般要容易得多,它們有的已是民國年間制造的品種,同現代生活有著直接聯系。清代晚期盛行的插角屏背椅,就是介于扶手椅和靠背椅之間的一個新式樣,這種椅子的插角和屏背可裝可拆,以方便包裝和運輸,時代性也鮮明。


感興趣? 更多分享方式
使用微信/QQ“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會員登錄
還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表